当前位置:首页 > 情感 > 故事:老公撤回一条微信消息让她生疑:亲爱的,老地方不见不散

故事:老公撤回一条微信消息让她生疑:亲爱的,老地方不见不散

2019-11-21 15:51:18

应用作者余庆每天都读一些故事

最近,林雷一直很烦躁。许多事情似乎一件接一件。她担心得吃不下也睡不着。她脸上有痤疮,嘴里有疮。这非常令人不安。

身体不适是可以忍受的,心理压力让她发疯。几天前,她正拿着手机看视频,这时丈夫何强在微信上给她发了一条信息:“亲爱的,老地方总是在那里!”十几秒钟后,它很快被撤回。

显然,这个消息是错误地发给她的。她拨通了电话,但贺强干脆拒绝承认,说她瞎了眼,错了。

林雷非常生气,对此她无能为力。她很遗憾自己没有能力快速截图留下证据。这对夫妇在这件事上发生了冲突。林雷不愿意去公司打听情况。结果,他什么也没发现。

这也难怪,公司是亲家,何强在里面学会管理,亲家是何强的儿子,将来公司肯定是何强,哪个员工愿意冒着得罪老板的风险去做很多事情!

看到这一举动毫无用处,他也不确定自己能否找到何强不忠的证据,林蕾带着礼物去找婆婆寻求帮助。她的岳父懒得处理这些事情,藏在书房里。她的婆婆听了她的抱怨,脸色不清。林蕾趁热打铁,擦干眼泪,在婆婆面前哭,这对她来说有多难。

婆婆不时拨弄她的手机,没有集中精力哭。当她平静下来时,婆婆说,“我早告诉过你,我应该多注意一下何强和严焰。你没有处理好家庭事务对你有好处,但是你已经开始处理别人的家庭事务了。你知道如何解决你母亲的事情吗?”

林蕾抓起一张薄纸擦了擦眼泪。有些人不高兴,说:“妈妈,我告诉你关于何强的事。为什么我又把它提到我妈妈那里?”

"我问你,你打算让你妈妈陪着你吗?"婆婆提到婆婆时也有抱怨。“如果你母亲的事情没有解决,即使贺强在外面有个人,我也不一定负责!”

我的岳父岳母年轻时很穷。后来,他们抓住了一个好机会,愿意忍受艰难困苦。他们慢慢地赚了一些家庭财富。因为他们过着艰苦的生活,他们非常关心自己的财产。

当何强想和林蕾结婚时,她的公公婆婆不同意她。原因是林蕾的家人在城外的一个小镇上,她的父母离婚了,她的家庭很普通,她的弟弟在上大学。

他们这样一个家庭在儿子的婚姻中,更加注重匹配,从其他地方娶这样一个家庭的媳妇,有扶贫的风险,但是抱着何强的坚持,再加上林蕾怀孕,不得不同意结婚。

事实证明,当时姻亲们的担忧是合理的。婚后,林蕾经常秘密补贴她的母亲和弟弟。她的婆婆对她有着截然不同的看法,对她的家庭也没有什么好感。现在看到林蕾带着妈妈住了几个月,不想去,心里很不开心。

婆婆这样说,林蕾知道如果她不妥善处理母亲的事情,她将来可能会被孤立。她换了一张笑脸,向婆婆保证,“妈妈,你放心,我会尽快解决这件事的!”

它开始于三个多月前。那天早上,当林蕾背着包刚出去购物打发时间时,她妈妈的电话响了。她一接通电话,就听到了母亲的抽泣,这让林蕾大吃一惊。她很快问出了什么事。她安慰了她半天,她妈妈终于把事情说清楚了。

他的弟弟何松早上起床,计划睡半个小时,自己开车去上班。这激怒了他的嫂子魏璇。她在家制造了很多噪音,并和宋琳大吵了一架。帮助照顾那里孩子的母亲无法忍受。她上前劝说他,被魏璇责骂了一顿。责骂他们之后,魏璇离开门去上班。她的母亲越来越感到委屈,她很痛苦,只能向女儿抱怨。

“很久以前我就告诉过你要为她制定规则,但是你拒绝听。你现在后悔了吗?”林雷又生气又焦虑,忍不住抱怨。

“有多少媳妇愿意听婆婆的话,而我又情不自禁?”许蓝瑛委屈地为自己辩护。

“她嫁给了宋琳,她是林家的一员。“孝敬婆婆,听婆婆的话是对的,”林蕾粗鲁地反驳道是你宠坏了她,看你变成了什么样。你会生她的气三天两头!"

许蓝瑛听了,又流泪了。“我还能做什么?继续!”

“好吧,好吧,哭有什么用!”林雷不耐烦了。“这次听我说,我有办法让她服从!”

……

这位母亲带着她的孩子和弟弟在一起一年多了,并且已经生气了好几次。林雷很生气。她安慰母亲,打电话给宋林,责骂他。母亲离开家乡,帮助他们在宁城照看孩子。结果不好。相反,她愤怒地哭了。这对夫妇怎么能辜负她呢?

宋琳年轻时听他姐姐的话。听到林雷这么说,他越来越觉得魏璇走得太远了。早上的争吵没有平息。现在这更像是火上浇油。他答应他妹妹,他会让魏璇向他妈妈道歉。

他的要求一提出就被魏璇断然拒绝了。每一次这对夫妇吵架,她的婆婆都会疏远她,并帮助她的儿子欺负她。她非常感谢婆婆帮助她照顾孩子,但她不能忍受一次又一次地干涉他们的小家庭。她不可能道歉!

晚上,林蕾不信任她的母亲,打电话询问情况。她母亲的声音仍在哭泣。显然,宋琳没有按照他的承诺去做。

她生气地拨通了魏璇的电话,发了脾气:“我妈妈怎么了?请立即给我一个解释!”

魏郑玄陪着这个孩子建造积木,被林雷猛烈的指责吓了一跳。她皱起眉头,从耳朵里拿出一些手机。她没好气地问道,“你需要什么样的陈述?”

“我妈妈帮你照看孩子一年多了。你摔断手指时哭了几次?你这样对待她吗?”林雷越来越激动地说,急于越过电话线谴责魏璇的恶行。

“请查明情况,再和我谈谈。我正忙着照顾孩子,没有时间和你胡说八道!”魏璇扔下电话,林蕾又拨通了,她又挂了,几次反复下来,她干脆把她拉进黑名单,懒得和她纠缠。

对于这个大嫂,魏璇从心底里无法喜欢。因为她婚姻美满,不时给家人补贴,所以她在家里地位很高。她的婆婆和宋琳非常听她的。她习惯了发号施令,并在魏璇于1960年结婚后多次想控制魏璇的生活。

魏璇有自己的想法和决定,不愿意听林雷的意见。他们非常不开心。

林雷鄙视魏璇,魏璇鄙视林雷。自从她嫁给了富有的第二代人,她的丈夫拒绝了她的低工资,并让她辞去工作,在家做全职妻子。她很高兴有空,婚后不再去上班。

从表面上看,她是一个富有的妻子,有钱也有闲暇来享受生活。事实上,她依赖于公婆和丈夫的面子。美丽风景的美丽是给外人看的。恐怕只有她知道自己的真实情况。

起初,两人相距甚远,可以排除麻烦。然而,她的婆婆过去常常听她的女儿说话。她喜欢听林蕾对一切的建议。在她心中,林蕾是这个家庭的中流砥柱。林蕾喜欢策划的感觉,因为她在丈夫的家庭中没有地位,在新娘的家庭中地位很高。

自从婆婆来照顾孩子后,她嫂子之间的矛盾一步步升级,最终达到了撕心裂肺的地步。

林蕾性格倔强,在达到目标之前不会放弃。她打不通魏璇的手机,开始拨打家里的座机。魏璇非常生气,为了干净起见,她拔掉了电话线。

然而,她低估了林蕾的战斗力。不一会儿,婆婆敲了敲门,举起手机,红着眼睛委屈地说,“姐姐,我想和你谈谈……”

“我和她没什么可说的!”魏璇冷冷地说道。

电话铃响的时候,林雷听到了,变得更加生气。"现在道歉还不算太晚,否则你知道会有什么后果!"

电话那头传来林雷愤怒的声音,这是给魏璇的最后通牒。

“随你便!”魏璇对此不屑一顾。

第二天上午的会议上,销售经理魏郑玄站在会议室的大屏幕前,汇报工作总结和以下工作计划。屏幕上的各种数据显示,本月的销售量稳步上升。这些数据与每个人的奖金密切相关,每个人都聚精会神地听。

这时会议室的门被推开了。林雷拿着可乐冲进来,后面跟着接待员小余。

小雨天真地向大家解释道:“她必须进来,我不能阻止她!”

林雷一眼就看见魏璇站在大屏幕前。她用高跟鞋把可乐推到魏璇的怀里,愤怒地哼着歌说,“你可以自己带着孩子。我妈妈不会帮你带孩子的!”

可口可乐吓坏了,大哭起来。林雷幸灾乐祸地看了魏璇一眼,满意地快步离开了。会议室里的人面面相觑,试图消化眼前的情景。

魏璇把孩子抱在怀里,并向领导和同事道歉。他要求助理徐悦继续向他汇报,并匆忙请假带孩子回家。

但是在短短的几个小时内,家庭发生了变化。婆婆住的第二间卧室已经打扫干净了,衣柜里没剩下多少衣服,婆婆的日常用品也不见了,所以她不会回来了。

可口可乐在魏璇的怀里睡着了,脸上带着泪水。她睡觉时不时撇着嘴,看起来很委屈。

魏璇小心翼翼地把她放在卧室的床上,小心翼翼地用热毛巾擦了擦她粉白娇嫩的脸,看着女儿熟睡的脸,她的情绪慢慢平静下来,并开始考虑第二天该怎么办。

……

林雷和许蓝瑛在家左等右等。几天后,他们迫不及待地来到魏璇道歉。问了林松才之后,他们得知魏璇计划给可口可乐开幼儿园,不打算请她妈妈帮忙照看孩子。

许蓝瑛不耐烦了。话里话外都有一丝责备林雷的意思。林蕾自信地安慰她:“别担心,我不相信她能处理好。再过几天,她就要来求你回去了!”

林雷对魏玄来采取了如此严厉的措施,以至于没有人会帮她带孩子。魏璇的家人在几千英里外的另一个省,她的母亲身体不太好,无法帮助照顾孩子。

为了孩子,魏璇必须向母亲道歉。这节课结束后,她不敢再违抗她母亲。

我母亲过去一辈子都是这个家庭的主人。她一直不喜欢魏璇过于自信和不听话。家庭中不允许两个人做决定。

作为一个女儿,林蕾有义务让她妈妈开心。她不快乐的根源是魏璇。只有当魏璇明智和听话时,她母亲才能在晚年幸福。

家和一切都很好。为了弟弟的家庭,林雷认为她伤了她的心。我希望魏璇能理解她的痛苦。

在幕后,林雷和宋琳保持联系,并询问魏璇的事态发展。宋琳像间谍一样,详细报道了魏璇的行动。

林雷对魏璇送孩子去幼儿园的计划不太乐观。魏璇忙于她的工作。即使孩子去了幼儿园,她也必须在晚上把它带回家。现在,如果没有老人的帮助,即使她有三个头六只胳膊,她也不能很好地照顾这个孩子。简而言之,有一天她哭了,承认了自己的错误。

她告诉宋琳不要帮忙。这些人必须让她痛苦到足以理解老人对她的重要性。

如果没有母亲的帮助,她哪里有精力投入到工作中去,可以说她工作成就的一半以上归功于她的母亲。可恨的是,她不知道自己是否幸福,而且她一再生母亲的气。作为女儿,她不能看着母亲受气。

宋琳根本不打算帮忙。他妈妈生气了,离开了。他对魏璇充满怨恨。看到她忙得不可开交,他心里暗暗高兴:看看你能扛多久!当我拿不动它的时候,我自然会求妈妈回来。那我就不会害怕无条件地抱着你。

事情就这样僵持不下,许蓝瑛并没有期待魏璇来接自己,而是等着林蕾的婆婆程煜,她来到山对面的五个地方,脸色比以前更差,不挑剔的林蕾没有好好照顾何强和孙晏子,就是怪她,买了一堆乱七八糟的东西。

林蕾知道婆婆在用针指着她妈妈。她不敢对婆婆有任何期望,但她只能微笑着面对。何强回家后,她在何强面前抱怨。贺强听了她很多,非常累。他暗暗嘲笑她:“你太有能力了,但还是有一些东西难以容纳你?”

林蕾咬紧牙关反击道:“你等着瞧吧,我一定会好好做好妈妈的工作!”

豪言壮语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。现在骑虎难下了。林雷一直在向宋琳施压。然而,尽管林雷跑来跑去,魏璇仍然拒绝接电话。

在林雷想出一个好办法之前,何强发生了一些被怀疑有外遇的事情。她的婆婆放弃了她的话,让她先解决她母亲的问题。林雷担心得睡不着觉。

她和母亲商量送她回宁城宋林的家,母亲坚持要魏璇来接她或打电话邀请她,否则她真的羞于回去。

情急之下,林蕾以为可以先暂时送妈妈回鹿珍,等她在贺江把事情做完,然后妈妈回来。

他们家在镇上有一栋自建的两层房子。她妈妈去宁城后,把它租了出去。现在她最多只能向房客支付一些违约赔偿金。她母亲的问题暂时解决了。

那智·许蓝瑛听了林雷的话,哭了起来。林蕾以为她不想回去,哄着说,“妈妈,我只是暂时送你回去。我以后一定会去接你……”

许蓝瑛擦了擦眼泪,但没有说话。林蕾问的时候非常生气。她说,“房子不见了!”

这听起来像是林雷头上的晴天霹雳。她颤声问道,“怎么了?房子在哪里?”(作品名称:余庆误算。发件人:每天阅读故事应用,看得更精彩)

点击[关注]按钮,首先可以看到这个故事精彩的后续报道。


500万彩票 北京十一选五 安徽十一选五投注